“黑美容”店主王莉(左)給民警介紹全英文標識的美容藥劑,稱“都是國外進口的”。
  租來民房、購進手術台等設備,再聯繫好“醫生”,就在網上自稱“美容整形工作室”四處招攬生意。近日,濟南歷下公安千佛山派出所、治安大隊食藥環偵中隊的民警根據群眾舉報端掉了一個藏身於文化東路居民小區內的“黑美容”。值得一提的是,兩名所謂的“醫生”,一個是電機專業畢業,僅經過短期培訓,另一個則是醫院前臺導購,“他們聽說這行賺錢,就轉行了。”
  文/片 本報記者 尉偉 實習生 王志偉
  藏身居民樓,美容室網上攬客
  6月5日下午,歷下公安千佛山派出所接到群眾舉報,稱文化東路附近一居民小區內藏著一個“黑美容”,使用的美容藥劑可能涉嫌假冒偽劣。
  民警發現這家“微整形工作室”在網上宣稱可通過註射瘦臉、溶脂、隆鼻等,並“保證真品、最低價。”
  “放心沒問題,很多人都來我們這裡做過。”女民警假扮愛美女士通過微信聯繫上這家“微整形工作室”時,對方卻不告知具體地點,“我們這兒很專業的,就在12號樓,來了打電話。”
  6月6日中午,千佛山派出所民警兵分兩路:一路,一男一女兩名民警假扮情侶來到12號樓下,記者則以朋友的身份一同尾隨;另一路民警則在外守候。
  “我是之前約的(註射隆鼻)。”17樓一房間前,女民警如約敲門。若非對方告知,很難發現這竟是一處美容工作室。
  “帶他們上去吧。”再三確認後,一名戴眼鏡的女子將民警一行請進屋,並對著房間內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長髮女點點頭。
  一樓擺設與一般家居無異,可二樓卻別有洞天:屋中擺放著一張手術床,旁邊紗布、棉球、酒精、註射器等一應俱全;陽臺角落處,擺放著幾十個用過的美容藥劑盒,全是英文包裝。
  “你們這兒行嗎?”男民警楊京志假裝不放心,白大褂卻笑笑“現在整形工作室都這樣,你沒去過嗎?”
  沒手續沒登記,就給顧客註射整形
  “隆鼻有兩種,維持時間長的3500元,短的2000元。”開門的眼鏡女也上了樓。
  “這個行嗎?”看到眼鏡女從存放美容藥劑的冰箱內取出一個全外文的盒子,民警問。
  “上面有二維碼,你們可以掃一下。”但是按照眼鏡女所說,民警、記者掃了半天也沒結果。眼鏡女又改口,“放心,這都是從醫院找大夫拿的。”
  “嗯,我再考慮下。”確認群眾舉報屬實後,假裝猶豫的女民警使了個眼色。男民警悄悄溜下二樓,將反鎖的房門打開。
  面對民警,剛剛侃侃而談的眼鏡女、白大褂目瞪口獃。
  初步審訊,民警得知眼鏡女王莉(化名)就是“微整形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
  “聽說乾這行掙錢,王莉於今年2月和他人投資三萬元租房、購買設備,並從網上找來一個叫劉明(化名)的美容醫生後,開始通過網絡、微信四處打廣告。”千佛山派出所副所長崔博昊說,“他們沒辦任何手續,也沒在任何部門登記註冊。”
  值得一提的是,民警現場抓獲的白大褂,並非劉明,而是王莉剛找來的新人。
  事後,民警得知:那名白大褂是個地地道道的新手,曾在醫院做過前臺導購。“給女民警註射隆鼻,是她在這裡接的第一單生意。”
  培訓班學倆月,就稱“美容專家”
  正當民警多方落實劉明情況時,他卻自投羅網。
  伴隨著敲門聲,一名戴眼鏡的男子站在門外,看到他手中的醫療箱,民警立即亮明身份將其控制起來。
  箱內,註射針管、美容藥劑等一應俱全,“不少藥劑與王莉存放在冰箱內的一樣。”
  原來,眼鏡男就是王莉從網上找來的美容醫生劉明。當天下午,他是準備來此給王莉的一個親戚打美容針的。
  據劉明供述,他並非醫生,也無相關執業證,以前是學電機專業的。聽說美容整形挺賺錢,他就跑到南方一家醫科大的微整形培訓班學習了兩三個月,拿了個結業證,就來濟從事這一行。
  從王莉的冰箱以及兩名“醫生”隨身攜帶的藥箱內,民警和歷下區食藥監局的工作人員共查獲了五六十盒涉嫌假冒偽劣、走私而來的美容藥劑,“這些都未經國家許可,更無相應的批准文號。”
  在房間,民警還繳獲了一厚疊POS單,消費從一千到上萬,最高兩萬四。“都是顧客刷卡留下的。”王莉交代,開業至今,工作室已有三四十名顧客。
  儘管整形美容價目表顯示,每個項目幾千到上萬不等,但民警瞭解到,其進價極其低廉,“標價兩三千元的玻尿酸一支不過260元。”
  目前,民警仍在進一步調查此案。
(民警假扮情侶端掉“黑美容”)
(編輯:SN028)
創作者介紹

studio

su77suks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