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昨天,78歲的杭州老人王品娥在腌鹹菜的菜缸上綁了黃絲帶,走了近一站路,來到了西溪街道上馬塍社區社工毛小紅的家。
  老人家帶著自家服務了10多年的鹹菜缸,要找毛小紅交朋友,原因很有意思——“我只有腌鹹菜的手藝,今年冬天想換換口味,小毛做四川泡菜的手藝那是社區都有名的,我就是想來拜個師,今年也腌點泡菜。”
  已經四代同堂、當上太太的王品娥,笑起來特爽朗,“我原來不太喜歡吃泡菜,有次社區的一個小姑娘拿了一塊泡蘿蔔請我嘗嘗,我一吃,真是好吃,又脆又香。”王阿姨打聽了一下,原來這是社區工作人員毛小紅的手藝。
  說起毛小紅做的四川泡菜,吃過的人都記憶深刻,社區居民馬阿姨這麼說:“辣、脆、爽,三個感覺都到位,吃過了小毛泡菜,什麼韓國泡菜、米粉店的泡菜,都弱了。”
  小毛甚至在社區開過泡菜製作學習班,“我是四川人,老家都是媽媽做泡菜,我來杭州後才自己試著做泡菜,大家都喜歡吃。”
  蘿蔔或者包心菜洗乾凈,放進泡菜罈子,在罈子里放上涼開水,加細鹽、辣椒、花椒、生薑,罈子用水密封就可以了。和網上的步驟沒什麼區別,但培訓班開得有點失敗,“據說,那次學泡菜的人,只有一個人做成功了,其他人要麼出白花,要麼咸到發苦。”
  從此,小毛的泡菜更搶手了,“一罈子菜才泡下去,下一罈子就被預定了,有人預定了四五個月,才能搶到一飯盒。”小毛說,她家的泡菜罈子從1個增加到了四五個,“有時候,朋友就直接把我家的泡菜罈子給抱走了。”
  王奶奶提著鹹菜缸上門,既算拜師,又算是技術交換,看看小毛對吃杭派鹹菜有沒有興趣。“萬一我也沒能成功做出泡菜來,就用杭派鹹菜來和她交換泡菜。”
  王奶奶帶著鹹菜缸的目的本來是想讓小毛直接把泡菜做好,她就帶回去。沒想到這個鹹菜缸還做不了泡菜,兩種菜口味不同,製作的工序也大相徑庭。
  不過,兩個同樣愛廚房、愛美食的女性還是成了忘年交。
  毛小紅笑得挺高興:“我其實不太愛吃杭州的鹹菜,老家的口味是四川酸菜,哈哈,但是阿姨的心我領了。如果需要我去阿姨家腌上一缸泡菜,一個冬天管夠。”
  黃鶯 晉英梅 範青雲/文
  (原標題:兩個愛自己做美食的女性成了忘年交)
創作者介紹

studio

su77suks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